看看民国广州中小学的校规 培正规则的价值和启示
2
发表时间:2018-03-19 20:12

4.jpg

1933年,培正分校校董与教职员合影


培正规则的价值和启示

□熊丙奇

广州培正学校(现广州培正中学、培正小学的前身)创建于清光绪十五年(1889年)。最近,一份1924年的培正规则被史学家发现。这对研究100年前的近代中国基础教育办学,并对今天中小学教育,都有重要价值。

该规则主要包括两章。第一章“概要”,主要内容包括宗旨、校址、绩分、惩罚、学费等;第二章“规则”,制订的规则包括普通规则、教室规则、宿舍规则等。培正规则具有很强的时代特点和学校特点,有一些规则,放在今天,是落后与过时的,而有一些规则,却值得将近百年后的现代学校借鉴。

培正规则给人影响深刻的是,规则的可操作性极强,一目了然。很少说什么大道理,整个规则说大道理之处,大概只有两处,一处是“宗旨”:“本校注重德、智、体、群四育,以培养一般青年,使成为中国适用之才及具高尚人格为宗旨。”另一处是“普通规则”第一条:“甲、诚实为立身之本,故本校以不诚实为万恶之源,若有犯此等行为者,事无论大小,定必分别严格处罚或致斥退。”

其余各条,皆简明易懂,比如考试规则:“无论在大考或小考倘有夹带传递等弊,一经查觉即罚停学半年,如再回校肄业亦须留班;考试时除试卷及笔墨外,不得将书籍等物置诸案上以杜流弊。”

学校规则在于规范学校办学以及师生行为,因此,需要“务实”而非“务虚”,每一条都要成为具体行为指南。比较而言,目前我国很多中小学的规则,则大道理多、概念化多,操作性不强。当然,培正规则的不少条款,在今天是不合适的。该规则中对学生的处罚,有很多是停学、革退,诸如“各生一月内记过至四次者,由监学处以相当之惩罚,至屡诫不悛或事情重大者,则定以停学或革退之处分。”“凡学生未经准假而擅出校门者(仍在东山范围内),初犯记过四次,再犯则除记过八次外(每记过至四次者罚荷枪一小时),取销学期内一切例假,犯第三次者斥革。”这和当时的整体社会环境和教育环境有关。

此外,学校的管理偏军事化,其“值日生规则”就提到“正副值日生均由陆军团副官委派,一经委派须依时当职,不得放弃责任,如有万不得已事故不能当职时,须向副官陈明理由,得其允许方可退职。”

民国时期的学校办学是趋于多元化的,有公立、私立、教会学校,培正学校是由华人基督徒举办的学校,学校办学便自主采取适合本校的管理方式,培正规则的概要部分的“组织”规则,就明确“本校为两广浸信会所设立,故凡关于重要教育行政概由两广浸信会和会劝学部董事主理,又于校内监督校长监学共同组织执行部实施校内一切教育行政事宜。”

一所学校的规则,也是学校办学理念的具体体现。从培正规则可见,该校十分重视学生的学业发展,绩分规则,既有百分制,又实行等级制,对不及格者还有“夏令馆补习”。这些规则,在今天也未过时,反而值得很多中小学学习。其中关于补课部分,目前我国一刀切禁止补课,其实也存在问题,那些在学校里学业不合格的学生,并不能在学校里得到进一步帮助,只有选择校外补课班。在美国,针对学业不合格的学生,也是有课后补习辅导的。

整个培正规则,最令人意外的是,该规则明确的“教室规则”只两条——“甲、教员上堂时学生一律起立致敬,散堂时教员未出课室,学生不能先行退出。乙、每级设教室日记一册,每日由级长记录,散堂后交回校务处由监学检阅。”而对于“宿舍规则”,却花了很多笔墨,可谓事无巨细,包括晨起夜寝均有规定时间,寝时一律熄灯,如各生有早起者不准喧哗及燃灯致碍别人;各生晨起后务须将衣服被帐及案上书籍琐物等项一律整理妥当免碍观瞻而备检查、书桌卧榻衣杠等物须贴有本人姓名或悬以小牌而免混乱;各生开闭窗门时须将窗门紧扣免为风雨所毁;等等。

以笔者之见,教室是教师和学生的共同体,是教学的地方,教室并不需要有太多的“规则”,在教室之内,教师有教育自主权,学生也有学习自主权,不必受更多规则约束;而宿舍规则之所以如此详尽,主要是宿舍生活对于培养学生的规则意识是十分重要的,尤其是教育学生如何过集体宿舍生活,是很有必要的。

当然,培正宿舍规则中,有一些放在今天肯定会被质疑为“奇葩”,比如“舍监及校内职员有随时检查学生行李之权”等。

编辑:邱邱


分享到:
马上建站